一汀烟雨

江湖夜雨十年灯

春天来了,据说老人熬过冬天,到了春天,就可以再挺一年。太姥姥已经去世4个月了。她极疼我,我却对她印象模糊。她走了之后,我很想她。

我没机会看见礼贤的丁香花开了。她的绣球,她的月桂,她的银杏,她的大雪压松树。我都看不见了。连礼贤楼,都不再是礼贤的了。
我没见过丁香楼下的丁香开放,也看不到了。

真没想到我2016年最后一个想法居然是今天英语单词还没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