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汀烟雨

江湖夜雨十年灯

我没机会看见礼贤的丁香花开了。她的绣球,她的月桂,她的银杏,她的大雪压松树。我都看不见了。连礼贤楼,都不再是礼贤的了。
我没见过丁香楼下的丁香开放,也看不到了。

评论

热度(1)